【青年要好野Q&A】正經八百版

一、台灣人民的生活非常富裕,活在貧窮線底下的可以說是少數人,到底「青年要好野」談論的「貧困」是什麼意思?


我們認為,所謂的貧困,指的是資產無法累積,並且被社會排除在外的生存處境。台灣目前的狀況,表面上來看,落入貧窮線區塊的「低收入戶」是少數人,去年經濟成長率更高達10%,但是根據內政部去年做出的統計,去年底落在貧窮線底下的家庭計有11萬2千戶,總計有27萬3千多人。相較於90年的不足於7萬戶,97年的9萬戶,再到99年底的11萬戶,都顯示了台灣貧困問題越加嚴重的事實。同時,我們發現貧困的面貌,已經有所改變。


這些落入貧窮線底下的人,多半是失業人口,而九成以上的失業人口,都是屬於「有工作能力,卻沒工作」的新窮人。今年初,各大企業紛紛釋出徵才名額,失業的狀況似乎有見好轉,然而更多有工作的人,隨著生活基本開銷的增加大過薪水的漲幅,有不少人陷入了「窮忙」的漩渦裡──資產無法累積,造成越是工作,越是貧困的狀況。究其原因,在於政府放任「非典型勞動」的成長,使的越來越多的雇主任用派遣工,迴避相關的福利,增加勞工風險;雇用臨時工,以件、以鐘點的方式計薪,迫使他們成為打工族,要花長時間的勞力,換取微薄的薪資。近十年來,這種非典型勞動受雇者成長了4倍,達72萬人,拉低整體的薪資水準,其中青年人數佔近70%,而82萬青年每人背負約40萬的學貸,使得大多數的青年人成為接近貧窮(near poor)的一群,準備掉入貧困的網羅裡去。


接近貧窮的不只是青年,已經有越來越多人發出自己很窮的感慨,原因除了薪資漲幅過低,不及物價高漲的幅度之外,個人綜合所得稅也讓受薪族實質可支配財富變少。目前所得稅中,受薪族必須負擔其中的七成,而資本利得稅僅占兩成,其中獲利最高的證券交易所得、土地交易所得,均得免稅。受薪階級,特別是我們常稱之為「中產階級」的,在不合理的財富分配制度下,也與青年人一起,成為接近貧窮的一群。


二、既然貧困問題有越加嚴重的趨勢,為什麼不直接參加慈善團體或志工,給予貧困者最直接的幫助?


我們發現造成貧困的原因,制度與結構性的影響最大。在不良的體制底下,不只被社會排除在外的人無法再加入社會,還會再製造另一批被排除的人,從Q1的分析中,已可窺見端倪。因此,「青年要好野」著重於政策與制度上的思辨,我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擁有希望的體制,讓被排除者可以返回的體制,更要從制度與結構面上,防止人們掉入貧困的泥淖。


三、一個人會貧困,不是由於自我管理沒作好,就是理財習慣有偏差,說到底,一個人會貧窮,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這樣子的「貧困」又有什麼好反對的?


日本「反貧困」作者湯淺誠以其近20年的運動經驗,點出一般人受「人生自己負責論」影響,認為貧窮是因為自己不努力造成,應由自己負責;事實上,每個人資源(積蓄)是不平等的,有錢人和有人脈基礎的子女,支援豐沛,不可能落入貧困;而沒資源的,求學受挫學歷差,只能就低薪職位,一但生病、受傷,所得變少,連房租都付不起,而「貧窮線」認定門檻太高,得不到救助,而淪為遊民,工作更難找,從最近遊民年輕化現象遽增不難理解。


四、主張提到的「世代正義」是什麼意思?


所謂的世代不正義,在決策時都排除了下一代的參與,考量上也不理會下一代的利益,卻又要求下一代的負責。以兩個面向來當例子,一種是在財富分配上,掌權者,揮霍無度,制定獨厚他們那一代的福利,例如:軍公教退休優惠存款利率18%,每年國庫要虧空700億元;五年後,隨退休旺潮,每年將虧蝕1400億元。而公務員退休撫卹、公保和勞保退休基金提撥不足,共欠5兆多元,連同因對富人過度免稅,加上不必要的公共支出,導致國債高舉,總共13兆7千億元。債留子孫,這些債要我們這一代來還,又因為少子化,每個青年要背負很沉重的扶養責任。


另一種是環境上。政府以追求經濟成長之名,對環境過度開發,或者為了圖利財團,而降低開發難度,使得企業無需對環境負責,將龐大的外部成本丟給全民負擔,六輕就是一個顯例。環境開發在短期內雖未能見其害處,但往往是長期可見,近年來每隨風災造成的土石流,就是一個顯例。


世代不正義後果,往往是兩個世代(及其後代)的人都要承擔。財富分配的不公,增加了青年的負擔,很有可能會造成青年無力扶養,棄養老人的問題;而環境之害,更不在話下。因此,從世代正義的角度考量,就可以追求一個對下一代更有善的制度。當然,世代正義的面向很廣,不正義的事項很多,我們日後會進一步揭露,進行論述。


五、我們都很習慣對政策不滿了,主張裡提到要「善待年輕人的政體政策」,所以政府也很善待老年人?不友善年輕人的政策意指為何?


給上一代老人合理的退休養老,無可厚非,但制度若大幅地倒向一方,那就是一種有問題的特權制度,舉例來說,退休年金所得替代率高達100%以上,也就是說每月領取的退休金比上班時的薪水還高,增加這代年輕人負擔就是剝削、壓迫。全球福利最好的瑞典,稅收佔GDP(國內生產毛額)為45%,公務員退休金所得替代率只70%。而台灣因過度對有錢人減稅,國民平均稅負率不及12%,卻讓特權階級享有比瑞典好得不得了的福利,剝削下一代,怎是友善。


六、如果政策對我們一般人而言是不友善的,為什麼號召的對象是青年?


如果說我們年輕的一代,對公共議題漠不關心,那麼許多近年來的環境運動,就已經反駁了這樣的說法。以一種樂觀的看法來說,漠不關心只是一種表象,在那背後潛藏著的,是對公義的追求,也許不是那麼的積極,但每當不義的事情在我們眼前發生,我們還是會願意挺身而出,因為當怪手開進農田的時候,受損的,是我們內心中追求公平正義的渴望。


不必諱言的是,我們這一代確實對政治冷漠,因為政治人物的話語,已經像是貶值的貨幣,不值得相信。但是我們發現,不去理會政治,未必代表政治不會影響你;而狂熱的投入政治,未必能充分理解那些正在發生的事,是如何影響我們。這不是一個屬於旁觀者的年代:我們已經因為我們自身的冷漠,放任政府執行不義的政策,現今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總體趨向於貧困,正是我們要共同承擔的處境。


我們還願意相信,追求一個能夠擁抱希望、過得有尊嚴的社會是可能的,當前種種不義的現象,是可以改變的。我們願以螳臂擋車的姿態嗆聲,希望能喚起青年朋友的注意,表達看法參與行動,團結起來對抗,改變不公義的政策和制度。


七、反貧困是個很美麗的口號,但這個組織在實際上,有什麼行動?


反貧困必須挑戰壓迫來源的「金權政治」,政黨、政治人物最在意的是「錢和權」。我們沒錢去「政治獻金」,但是我們可團結中間選民用選票影響他當選,剝奪他的政治特權。依民調顯示:藍綠政黨目前隱定支持率各佔30%,會投票的中間選民(不効忠任何政黨者)約20%。在藍綠勢均力敵情況下,中間選民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而青年是中間選民最大一群。短期內,我們會提出具體改革主張,要求政黨做到才給票;監督其言行及落實結果,投票前公佈,當作選民的「投票指南」(參考),就足於影響政黨,引導政黨正向競爭,使政治清明和青年貧窮問題受到重視並改善。我們也願意青年朋友們加入,提供給我們更好的行動方針。只要我們願意站出來,站在一起,改變就有可能。


八、改變現狀需要財力與權力,這個組織有相應的能力嗎?如果我們都沒錢沒權,又有什麼行動可以保證它的效力?


如果接受現實的語調,先考量財力與權力,這個「考量」往往會扭曲我們所要追求的目標,最後扭曲我們自己。我們不願意落入這樣的思考陷阱裡,因此著重於政策上的思辨討論,希望有志一同的青年加入我們。我們相應的能力,是願意花更多額外的時間,來充實我們的論述;用更多的實踐,來修正我們的視野。而行動效力的保證,來自於每一位公民的認同,來自於每一位青年的加入,來自於對於不公義現狀的不滿。


創作者介紹

青年要好野

青年要好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ULU
  • 加油喔!!!各位
    支持你們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