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新的切入觀點 ─ 世代正義

陳秉暉(青年要好野學貸組執委)

 

很多人身邊的朋友會問我說,我們都聽過階級、性別這些切入問題的角度,但是究竟世代正義是個怎樣的觀念?

我最喜歡舉的一個簡單例子是選舉年齡的限制,我們來看選罷法中的規定:

    選舉人年滿二十三歲,得於其行使選舉權之選舉區登記為公職人員候選人
    。但直轄市長、縣(市)長候選人須年滿三十歲;鄉(鎮、市)長候選人
    須年滿二十六歲

    選舉人年滿二十三歲,得由依法設立之政黨登記為全國不分區及僑居國外
    國民立法委員選舉之全國不分區候選人。

再來看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的規定:

  在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繼續居住六個月以上且曾設籍十五年以上之選舉人,
    年滿四十歲,得申請登記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

(這大家應該小時後考試都記到爛掉了XD)

所以我們看清楚一點就會發現,僅只在法律上明文的規定就是如此,是在我們的法律中明明白白的以年齡直接判定年齡不足的年輕人不適合參選公職,是直接把年齡不足的年輕人視為不足以/不夠格參選公職,而不是讓每個成年公民都能參選再交由選民發揮判斷,實際一個一個候選人下去檢視,我想這裡面確實是有問題的。當然問題絕對不只這個,我一直覺得這是個不那麼大的問題,因為即便去除年齡限制,參選公職還是有重重的阻礙在年輕人前面擋著,但我認為這卻是非常明確而直接的年齡歧視,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寫在法律中

各種家父長制現身的場合其實都能看到這類問題,在中小學裡學生的意見與想法不被重視,連最基本的服裝儀容都要由父母師長以為學生好的出發點代為決定,強硬的以髮禁、襪禁、制服強加約束;在大學裡學生的意見與想法同樣不被重視,宿舍門禁制、斷網、熄燈,甚至二一退學,其實某種程度上都在替學生認定怎樣的生活或怎樣的人生安排對他好,強迫他接受不問他意見,我們的大學自治也只是教授治校,學生的聲音一直很難透出來。

即便成年成為經濟獨立自主的公民,在職場中「草莓族」等各種汙名標籤一代一代從未斷過,父母對其生活持續的過度干預也不少見,在公共政治領域也或多或少充滿歧視,法律中明明白白的年齡歧視,甚至當陳水扁任用羅文嘉、馬永成等平均三十歲幾的人當幕僚,還因為年紀被譏為童子軍治國。而我也不難看到從同樣是年輕人的我們口中說出「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或「現在的小孩、國中生、高中生『都』怎樣怎樣」,但我想問的是他們真的「都」怎樣怎樣嗎?而我們在那個時候都沒有這些事情嗎?還是說不定更糟?

我相信這絕非特定一個世代的問題,是一直以來社會對年輕人聲音的不重視,是結構的因素讓年輕人無法一起參與制定規則,只能任由上一代的人由他們的有色眼鏡,用他們自己制定的標準來品評年輕人的一切。一代一代的年輕人被說一代不如一代,被認為愈來愈爛、素質愈來愈差。然後「草莓族」這個稱號所代表的世代,從原本的五年級生偷偷的轉變為對六七年級生的指稱,我們甚至不難想像它會繼續被延用下去,但,所以台灣人愈來愈差,大概幾個世代後就要完蛋了,是這樣嗎?我認為世代正義的根本訴求正是要回應這個問題,是要破除家父長制,是要讓年輕人的聲音能夠透出來,讓社會的規則也能由我們一起和所有人共同參與制定,讓年齡歧視能被消除,讓草莓族這個稱號不要繼續愚蠢的延用下去,很多問題如果我們用一種世代的角度下去觀看,會發現那其實和我們密切相關。

其實對我來說,這個世代之間的切入角度是非常新穎且有意義的,因為我一直以來發現這塊真的很少人有碰觸或耕耘,而我正是期許這個組織可以以這樣一個新穎的世代正義觀點提出另一種思考的角度,同時也希望這樣論述的方式可以讓許多年輕人能化挫折的理想為行動的可能,也希望大家能和我們一起努力。

「青年要好野」FB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9%9D%92%E5%B9%B4%E8%A6%81%E5%A5%BD%E9%87%8E/187584

如果大家認同我們的主張,請幫我們按讚、轉貼、分享、宣傳,

用我們年輕人最善於使用的網路讓更多人知道,讓我們一起努力。 :)

創作者介紹

青年要好野

青年要好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ntipoverty
  • 謝謝一樓的意見!其實我們要的不是造反,也不是革命。
    我們要的是基本的權益。
    像是校園中充滿太多的管教、權威,例:超過50%大專院校的校規禁止集會遊行;將近四成禁止鼓動學潮。再一個例子,現在有一大堆學校還有門禁、斷宿網。國高中老師動不動就把課堂拿去考試,學生也沒辦法怎麼樣。

    世代之間的不正義有更多可以講的,像是退休制度、國家債務。這些並不是要讓不同世代去「對抗」,而是我們要去「爭取」更合理的安排。

    而爭取的過程中,的確是需要好好經營。
  • 柏甫
  • 抱歉!在這邊我個人覺得,年齡部分在法律上的規定的確出了很大的問題,
    但是關於管教權的問題(斷宿網、門禁...等)我還是覺得有其必要,不過問題的根源其實在於現在的教育跟社會環境太過填鴨式、太過不合理發展所致,當一堆欣欣學子都被教改、升學鎖死完全沒有培養出、 自制、力自我管理、自我規畫...等等的 理論上15歲就要培養出來的能力的時候(此時的學生都被制式化培養成念書機器)就相對演變成,必須有管教權的問題(斷宿網、門禁...等)這些管制了。

    不過青年人參選政治我還是覺得必須要有23~25歲左右這是最基本的門檻(至少還是要當過兵出社會歷練過從政就是要懂得民間疾苦,一個20歲學生真的不懂什麼;特殊情況例外),其他門檻例如:30、40...等等這就有點太超過了。

    政治不應該成為一堆已經脫離普通人民生活環境的有錢人在搞的事業。

    也不是一堆只懂得法律條文確沒社會人文素養的法商人再惡搞的工具。

    更不是一些被關過就認為全台灣對不起他們在玩弄操作愚弄人民的口號。

    麻煩各位從政人員拿出一點"良心"為台灣做點事。
  • 我是【青年要好野】的翔鈞,感謝你的回應,

    我想,秉暉在這裡應該沒有反對【要設年齡門檻】的意思,他只是在質疑這些門檻設定的正當性,因此「青年人參選政治最基本的門檻」,在這裡應該不會有歧義。

    其實躲在年齡限制背後,還有參選的保證金制度。參選的保證金門檻太高,其實也是一個排除方式,據說這個保證金設這麼高(層級越高的選舉,門檻越高),就是擔心有人隨便就出來選,增加國家選舉費用的負擔。但這其實根本就是個遁詞。參政選舉,本來是國家應該要保障的權利,因此,國家本來就不應該在門檻上提高參與的程度。

    如果先直接掉入「避免增加國家選舉費用的負擔」的前提,那麼,政治成為「一堆已經脫離普通人民生活環境的有錢人在搞的事業」,也不是什麼太令人訝異的事情。我們應該要訝異的是,我們對這種奇怪的現象,竟然已經習以為常,彷彿這是「正當的」。

    因此,我們有必要在此先質疑這些看似正當的事情,對它做出反思。秉暉在這裡,也只是試圖進行他思考的第一步而已,還請各位給他鼓勵。

    青年要好野 於 2011/03/31 21: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