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副手,或是「負」手?評論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  新聞稿

時間:2011年12月11日。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

主辦:我要好總統公民連線

    由多個民間團體共同組成的「我要好總統公民連線」持續關心總統大選當中實質政策的討論。對此次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會,我們期待能彌補上週總統辯論會的不足,只是內容再次令民眾感到失望,目前我們還沒看到任何一位具有宏觀眼光的候選人。

    首先,媒體提問部份曾提出「幸福指數」(GNH)的概念。不丹是最重視GNH的國家,他們認為真正的幸福不是傳統地使用GDP等賺錢多寡,因此他們不管是教育、托育、醫療、文化、環保等方面皆是採取「公共化」的模式,真正在各層面照顧其國民。回到這次的辯論當中,三位候選人談到公共政策的部份少得可憐,就算有談到也只講發現金式的福利政策,更沒有超出傳統只顧失業率、成長率的思維。其實,完整的社會公共政策,需要包括很多的面向,正如同三位候選人對幸福指數的那一輪回答,顯示出根本不懂這個概念,也只談到許多片面的東西。

    先前,「我要好總統公民連線」已針對青年、貧窮、媒體、稅改與國債、兩岸、司改與選制等六大層面針對各黨提出政綱不足之處的提問,但是目前為止,我們在兩次辯論之後,發現一個疑問都沒有解決。今天我們將針對候選人提到的議題進行評論與質疑。

 

一、勞動議題(低薪、失業、無薪假)

    這次辯論會攻防最多的大概就屬勞動議題,可惜從總統辯論到現在,沒有人講清楚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只看到攻擊前朝失業的數字、吹噓創造多少就業機會,觀眾看吳、蘇的表現只會覺得連「到底是22K、26K都搞不清楚」。其實失業率的數字根本是我們自己騙自己,台灣的勞動參與率只有57%、失業六個月內還在找工作的不算進失業,而政府一向都把短期就業排除在失業之外,但是現在短期就業、計時工、派遣等等非典型勞動愈來愈嚴重,就算有工作也無法養活自己,低薪、工時拉長、福利消失,這些嚴重的問題到底該怎麼解決?

    另一項重點在於無薪假。不管政府如何掩飾,事實是:無薪假情形愈來愈嚴重而且變成規律性的在發生。到底各黨有什麼具體能解決無薪假的措施?能否保證在未來四年改善無薪假的狀況?假設還是一直出現的話怎麼辦?重點不是吳揆有沒有講過無薪假與諾貝爾獎,重點是行政官員一再讚美資本家這是一種共體時艱的創意作法。其實共體時艱只是共體資方的時艱,所有官員都是以「無心」的態度面對「無薪」假,甚至現在勞委會提出的無薪假協議範本、企業實施無薪假的「應行注意事項」等等,只是讓違反勞基法的無薪假就地合法化,在野黨的質疑力道也太過薄弱。有關勞動議題、貧窮議題,最重要的「結構性因素」都沒有人敢講,包括如何促進工會的組織?如何將勞動環境回歸勞基法?三組候選人並未就勞動環境與制度提出解決方法。

 

二、兩岸議題與ECFA

    這次辯論會當中,看得出來吳、蘇皆以維持現狀為主,並無具體差異。林瑞雄先生講到很重要的一點:「在兩岸的交往上,中華民國應該是大哥而非小弟」。臺灣應該要非常有自信!有關我們的民主程序、民主典範都應該要繼續完善。不過,目前兩岸間的協商過程相當不透明,就連國會的參與和監督都達不到,沒有最起碼的民主程序要怎麼達成臺灣共識?我們認為資訊透明才是凝聚共識的第一步,民眾與國會的參與是最基本。

    針對兩岸間的交流,尤其是經貿協議的部份,吳揆仍是以政策宣導為主,整場辯論也只討論到觀光客多寡問題。最重要的問題應該是在自由貿易之下所受到衝擊的產業、勞工到底有哪些?有什麼因應輔導產業升級的措施?政府有沒有做過評估?包括失業低薪問題在內,這些經濟弱勢者的社會安全網到底如何建構(絕對不只是發錢的福利政策這麼簡單)?難道ECFA只剩下陸客觀光的效益而已嗎?

 

三、政府透明度

    我們都知道清廉很重要,但是目前為止只看到無限跳針的陳水扁政府以及個人的財產問題。要建立廉能的政府,這些問題一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政府資訊公開法」在2005年通過,可是到目前連主管機關都沒有,當然更沒有施行細則,形同虛設。我們的各項採購與工程,現在只公開最後得標的契約,過程中誰審查、誰投標、誰得標,都沒公開;而財產申報也只有少數的公務員而已。馬總統的政見到現在都還沒有落實。少數幾個候選人個人的財產又與清廉有何關聯?就算個人很清廉,整個政治體制會清廉嗎?我們嚴正譴責抹黑式的選戰,希望各黨能慎重討論政府透明化的具體作法。

 

四、轉型正義

    在辯論一開始的時候,講到了世界人權日、講到了228、白色恐怖等話題。每到選舉就會被拿出來消費,我們不會感到意外。只是各黨對於這些議題仍然是不及格的,臺灣從來未實現轉型正義,包括最基本的由政府進行公正的調查、公開事實真相都做不到,只有在選舉時訴諸群眾,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作法。

 

五、性別與私領域問題

    公民團體在此譴責競選過程當中展現出的性道德的虛偽。十年前的私人場所活動、尤其女性在私領域被放大檢視,在這些質問的過程當中不斷合理化傳統文化對性別的約束。為何我們不討論世貿展場當中SHOW GIRL們的服裝?總是有許多高官前往參加活動,就連國民黨的聚會都曾邀請辣妹表演,但為何不被質疑?因為傳統性別觀念桎梏仍深深影響社會。我們認為,對總統、副總統家庭(尤其夫人)的壓力應該要停止。真正的「約束」應該是在陽光法案、不要干預政治、黑箱作業與關說,而不是關注算命、私人聚會等「私生活」的檢驗。

 

六、結論

    林瑞雄先生提問時曾經提出:「面對山也BOT、海也BOT的狀況,兩大黨該如何改善?」在這個重要議題上,兩大黨都避而不答,我們認為原因很簡單:背後的財團力量太大,得罪不起。目前臺灣在整個政治經濟結構上已明顯傾向大財團,但是沒有人願意面對。因此,這麼多的議題,候選人也只能拿非常表面的意見來互相攻擊。各黨都說很重視「首投族」,但是目前也未見具體的政策辯論,只著重搞宣傳花招(臉書、助選團……)青年對未來的焦慮絲毫未減。

在選前一週我們將推出公民版本的「投票指南」,評論各黨對重大議題的政見。評估重點是看各黨對未來四年的具體規劃。我們的重點不是批判過去的執政表現為何,一直用過去來打嘴仗、不願面對真實議題的候選人將被選民用選票懲罰。

 

出席者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臺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陳方隅(青年要好野執行委員)、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孫友聯(臺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彭揚凱(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發言人)


--------------------------------------------------------------------------

附件:性別與私領域問題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 資深研究員)2011年12月11日發言稿

手機:0955-327-898   信箱:chaoyuan@awakening.org.tw

 

針對副總統候選人政見辯論中,出現媒體提問,對於蘇嘉全妻子被爆料看猛男秀,及傳聞吳敦義妻子愛算命,詢問兩位是否將「約束」其夫人,我們認為此乃強化了傳統父權文化對女性的規訓和控制。兩位夫人的個人生活選擇,既不涉及公共政策,也無關利益迴避或財產公佈的問題,因此媒體及大眾並無權干涉及施壓。

 

蘇嘉全妻子不過是在私人場所與女性朋友共看猛男秀,蘇嘉全就必須因此道歉,甚至承諾「約束」夫人。反觀選舉活動常見的辣妹助選團,或世貿展場中各類辣妹的熱舞行銷,男性政治人物在這些公開的活動中出席時,從無勸阻或因此離席,也不見主流媒體批評。這樣的政治文化,其實顯現了台灣社會對女性的情慾控制,對於到處可見的消費女體之偽善及雙重標準,以及對政治人物妻子放大檢視的壓力和性別框架。

 

反倒是公共政策當中的性別面向未見重視,從這場政見辯論中討論到的失業、無薪假、貧富差距、ECFA、社福等,都未曾深入探討對女性的不利影響,例如這些問題對底層家庭的衝擊,政府是否作過性別影響評估,未來又該如何建立社會安全網。台灣早已貧窮女性化,亦即貧窮人口當中女性的比例較高,如單親媽媽。又如稅制的不平等,將導致國家難以提供照顧公共化服務,繼續將照顧責任轉嫁至女人身上,難以支撐女性出外尋找全職工作。

 

當對岸的中國網友羨慕台灣能舉辦電視公開的政見辯論會時,我們卻看到這場選舉,參選人及政黨雖有提出各類政見,但主流媒體仍執著於報導政治口水戰,甚至連夫人們的私生活也被波及、佔據版面,而無益於公共政策的深入討論及監督,這使我們感到失望,也期待下週的政見辯論會,能夠更聚焦於性別、社福等民生政策,以利於台灣民主文化走向成熟發展。

 ------------------------------------------------------------------------------------------------------

 

全程錄影:http://youtu.be/WUANEQFvdkk

 

 

創作者介紹

青年要好野

青年要好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