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2111

2012-9-21 陳方隅
 (青年要好野執行委員)
 

將近30年前,龍應台女士寫作《野火集》,她問人民「為何不生氣」?看到河川污染、環境品質低劣、治安糟糕,為什麼都沒有人敢向政府發聲、爭取自己的權益呢?當然,在當時的氛圍下,因為戒嚴還沒解除,即使是挑戰政府對於環保、治安的政策作為都可能被視作叛亂份子,更不用說對於人權、乃至於政治權利的追求。

可喜的是,在這30年間,由於許多人的努力,台灣完成了「民主轉型」以及「自由化」;在生活水準方面,比起30年前我們也已有顯著的進步,這些成就實屬不易。然而,看看現在的政府,看看人民的生活,令人生氣之處完全沒有減少!事實上,整個「體制」對於人民的壓迫,不過是由明轉暗而已,從檯面上的黨國體制,轉變成整個國家的各個機制與政商關係的結合,以民主及法律之名,從教育及生活的各個層面對人民進行壓迫。

看到這些現象你還能不生氣?

很多人都覺得,「政治」離我們太遙遠,或是覺得太複雜而不想去碰。事實上,政治影響我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舉凡學雜費、各種物價(包括你家巷口的麵店、便利商店上的飲料價錢)、食品安全標準(你在超市中能買到的東西)、交通安全法規、醫藥費用、房屋稅、汽機車的稅、所得稅等等,生活中大大小小事情都受到政治決策的影響。

看看我們的生活,在此可以輕易地舉出一連串令人擔憂而生氣的事件:

從1990年以來,台灣的租稅負擔率(稅收佔GDP比例)銳減一半,到2010年變成全球最低:1990年促產條例、1998年兩稅合一、1999年金融營業稅調降、2002到2005年土增稅減半、2005年土增稅永久調降及擴大促產條例租稅減免、2009年大降遺贈稅、2010年調降營所稅。奇怪,不是常有人調侃我國「萬萬稅」?因為,減稅只有減財團鉅富的稅,薪資所得稅一毛錢都跑不掉,堪稱富人天堂。

在不斷給各產業減稅的同時,我國的經濟結構卻未因此而升級,政府也無法擬出有效的產業升級政策,僅剩下被財團所要求的「減稅」救經濟,而那些不思進步的財團賺飽錢的同時也不怕被市場淘汰。國內薪資水準不斷退化,「台灣青年世代雖處於台灣最富裕、學歷最高、最自由開放的環境,但卻是收入低、最勞苦與窮忙的一群人」(聯合晚報2012.7.31)。根據行政院主計處調查,去年(2011)30歲以下受僱就業者約208萬人,其中6成3月薪不到3萬元,20至24歲平均月薪是名符其實的「22K」,25至29歲平均也僅3萬元,30歲以下的薪資中位數落在2.5至3萬元的級距。不只薪水低,15至24歲青年失業率高達13%(2012年7月),是整體失業率的3倍。

若以全國所有受僱者來看,有近104萬勞工月薪不到兩萬元(佔全體勞工12.9%)、近360萬勞工月薪不到3萬元(佔全體勞工44.6%,2011年);2012年7月數據顯示,40歲以下勞工實質薪資水準已倒退回15至17年前(自由時報2012.9.3)。許多人只能屈就「非典型就業」,派遣臨時工成為常態,2010年數據已超過全體勞工的7%,且以每年成長1%的速度成長;「窮忙族」普遍化,「過勞死」時有所聞,房價、物價持續飆漲。這也造成了台灣在2010年「榮登」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

勞工生活苦哈哈,有錢人不用繳稅;稅率全球最低的同時,軍公教人員退休的所得替代率以及相關福利(例如水電優惠、各種獎金、退休年齡)卻是全球最佳,沒有「之一」。2012年軍公教支出佔整體稅收的7成,到2020年將會佔稅收的8成(噢!更不用提我國的「賦稅依存度」,也就是稅收佔政府支出的比例不到50%,其餘很大部份是靠舉債、賣國有地來因應,而我們的政府官員則不斷強調舉債有利經濟發展。世界主要國家此數值大約都在7成以上)。更嚴重的是,根據《今周刊》(2011年11月,第777期)的研究,在20年內(2031,民國120年),軍職人員退撫基金、教育人員退撫基金、公務人員退撫基金以及勞保基金都將相繼破產,現在35歲以下的上班族很可能已領不到勞保及退休金。

如果讀者覺得以上的數字還是離日常生活太遠,那麼我們也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令人生氣的理由:

我們看到人民被財團欺負,同時也氣政府沒辦法保護勞工(例如:華隆工會已罷工百天。台灣的工會人數組織率不到7%,幾乎是全球最低,而且工會能和資方簽定團體協約的更只有不到10分之1)。

我們看到低薪、無薪假、超時工作,同時也氣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派遺僱主,還對資方的剝削行為視若無睹,甚至還加以讚揚。

我們看到海岸河山都在哭泣,同時也氣各種環評制度根本擋不住開發案,甚至還有對環評提出異議的學者被大企業控告並求償巨額。

我們氣都更案亂拆人民的房子;氣全台有2,300公頃閒置工業區用地、253公頃閒置科學園區用地(總體閒置率超過兩成,負債超過1,200億),政府卻還是不斷暴力徵收農民土地、截斷農民水源。

我們氣電視新聞平面媒體不斷地做業配新聞,或者是以無聊話題疲勞轟炸(例如:踹計程車司機、某富少照片、某籃球巨星來訪等新聞都可以連續播個兩週);氣公視董事難產多時、公視預算連先進國家的零頭都不到;氣NCC擋不住媒體巨獸、各項證照審查都不夠公開透明。

我們看到公務人員、民意代表貪污腐敗層出不窮,對弱勢團體加以打壓(例如遊民),為財團鉅富背書(例如不斷減稅、拒絕社會團體提出的法案、威脅指責政府作為的研究人員要砍預算);看到醫療體系加速崩壞,健保加速破產;看到大學遍地開花,高等教育評鑑制度使大學成為論文工廠、高教經費浪擲、學雜費不斷調漲、學生貸款人數屢創新高(高中職以上已有5分之1學生有學貸);看到12年國教配套措施亂七八糟,還砸大錢補助私立學校;看到社福人員嚴重不足;看到許多職業球員、各級學校的運動代表隊沒錢訓練以及出國比賽;看到奧運時,許多教練及情蒐人員沒辦法跟選手一起出征,馬拉松選手連遞水的人都沒有,然後看到政府官員根本看不出問題所在;說到奧運,當然又再次看到在國際社會我們連使用自己的國家名字與旗幟都沒有辦法;看到不管是選舉制度、司法制度、人權保障、就業環境、社會安全網絡等各方面的制度都充滿了太多的不公義。

我們……算了,還有太多值得檢討的現象,「罄竹難書」都不足以形容。(註1)

造成這些現象背後的原因?

讓我借用張鐵志先生(蘋果日報論壇,2010.7.7)的話來做形容:「30年來的民主化,人民的聲音變大了,但資本的力量也更大了,尤其國家與資本家的政商同盟仍然粗暴地凌虐生態環境和弱勢者。」的確,民主政治若沒有適當的制度設計,就會變成金錢的遊戲,因為有錢有勢的人才能贏得選舉、對政治過程有實質影響力。

台灣雖然已經民主化、自由化,但正因為缺乏公平的政治制度設計,所以年輕人被有系統地隔絕在政治場域之外(請參考陳方隅,2012a、2012b)。資本家可以為所欲為,不會受到制裁。看看那些枉顧人權的法案或政策,以及無視環保的開發案,不都是高票當選的政治人物(以及背後支持他們的財團)所推動的嗎?

更嚴重的是,隱藏在這一切不公義的事件背後,是「新自由主義思想」的全面洗腦,讓凝聚改革的共識愈來愈困難。例如:我們被告知一切都是「自由市場」來做決定,因此學費就該「自由漲價」。學歷貶值?所謂的爛學校「你可以決定不要去念」。炒房、炒股?「都是正常的市場行為」。年輕人低薪、買不到房子?都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工時太長、薪水太低?「你們都是草莓族」,再套一句「網路鄉民」最喜歡的用語:「不爽不要做」。要改革稅制?工商總會立刻可以直達黨政高層作遊說,並且購買巨幅報紙及電視廣告警告加稅會帶來如何「毀滅性的後果」,而專業的社會團體開記者會,大都只會有一點點的報紙篇幅,或者必須自己把影片以及資料上傳到YouTube或臉書上面。

所以,年輕人不生氣,一方面為生活壓力而忙到無法生氣,一方面則是根本無從生氣起。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一切都是大體制的問題、一切都是「依法行政」,我們又要怪誰呢?「只怪自己不夠努力吧?」(註2)

有沒有改變的可能?

我們這一代的成長過程,比起前幾個世代,在物質生活上普遍要充裕得多。但是現在,長大後所面對的世界,早已不再是「只要我努力,就會有收獲」。(註3)我們的確應該要生氣,但是更重要的是去思考怎樣才能改變這一切。重點是需要有所實踐。

近30年前,《野火集》提到:「只要每人都能為社會做一點微不足道的事,社會就能更文明」(當時作者32歲)。的確,要避免成為失落的一代,生氣是不夠的,青年世代自己必須有所作為,最重要的小事就是從關心公共議題做起。即使是「鍵盤鄉民」、也不失為開始的第一步,因為現代資訊科技已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平時就要多關心及思考公共事務,尤其在選舉的時候多注意候選人的言行、政見與立場,不要隨政治人物煽動起舞。行有餘力,則站出來發聲或是實際參與運動。不管是寫文章、投書各大報、與朋友談論,甚至是「鍵盤響應」也是發聲的方式。長期以來,學生運動、社會運動一直都扮演了促進社會進步的重要角色之一,每個人都很重要,多一點的關心,累積起來才能發揮作用。

不過,我們也知道,光有單一議題的行動是不夠的,還要能帶動改革,追求更公平的「社會民主」(或者是:市場社會主義、經濟民主制、「社會經濟」原則等理念,請參閱姚欣進,2010;陳方隅,2012c)。推動改革是項大工程,因為整個結構都對大眾不利。參與各種社會運動的結果常常不如己意,就如同筆者曾經參與過的一些活動那樣,要不就是被媒體忽略,要不就是政府官員用「依法行政」來跟你「謝謝指教」。(註4)實踐的道路已經被整個政經結構嚴重限制,但是若我們不付出行動的話,未來將更為嚴峻。

實踐社會公平之路很遙遠。但是我們已經開始,從社會運動、單一議題的行動開始作起,累積動能。近期像反國光石化、反大埔農地徵收、聲援華隆工會、反媒體巨獸遊行等,都是很好的例子。另外,目前也已經有一些在地的工作者正在規劃地區性的「合作經濟」範本,希望能讓地區經濟有所發展,建立可行的合作經濟運作模式。

就如同簡錫堦先生所說:「青年在台灣變革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未來也一定是。但需要有決心、毅力的行動團隊,從關心公共事務,關心弱勢者,進行社會運動,從小戰役累積經驗,喚醒青年的「政治無知」。進而組織政治性的青年團體,從青年的觀點提出國家願景,進行結構性的大改革,以免步入希臘、西班牙的後塵。」面對嚴峻的考驗,種種令人生氣的事情,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當人們愈討厭接觸政治事務,則政客與財團愈能宰制我們的生活。

歌手張懸說:「你知道這些事,你也在乎,只是沒那麼多時間掏心掏肺地在乎,因為你也在為自己的生活焦慮,……但就像是要失去一個你還希望能繼續跟他在一起的戀人一樣,我們都需要一點勇敢,而年輕人正是可以熱血談戀愛的年紀。」

青年們,你為什麼不生氣?一起發揮熱血精神,去做一些能讓社會改變的微不足道小事吧!


 

註1:建議上網瀏覽:官逼民反http://www.taxwatch.cc;以及參考《崩世代》一書。

註2:建議上網蒐尋:林佑軒,〈只要我努力〉。

註3:如同小野(2012)所寫的年輕人心聲:「這個環境會把滿腔熱血的年輕人變成了自我價值毀壞的卑微小動物,大人們卻又怪罪我們年輕人驕縱不耐操。其實我們很努力!」〈年輕人不是用來操的〉,2012.8.9。

註4:關於台灣的反貧困運動得與失,請參閱簡錫堦,〈反貧困運動—扭轉崩世代的危機〉。

●參考資料:

呂苡榕,2012。〈走出社會邊緣 張懸:年輕人站出來〉,《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1432。

林宗弘等人,2011。《崩世代:財團化、貧窮化與少子女化的危機》,台北:台灣勞工陣線協會出版。

姚欣進,2010。〈尋找另一條可行的道路--市場社會主義 1〉,《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40211。

陳方隅,2012a。〈掃除青年參政障礙 提升政治權利平等〉,《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6513。

陳方隅,2012b。〈掃除青年參政障礙──選制改革研議〉,《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7770。

陳方隅,2012c。〈「社會經濟」新思維:合作經濟的需要性〉,《台灣立報》: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0371。

龍應台,1985,《野火集》,台北:圓神出版社。

簡錫堦,即將刊登。〈反貧困運動—扭轉崩世代的危機〉,《台灣人權學刊》。

創作者介紹

青年要好野

青年要好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b60pr67f
  • 我§要☉在﹌這裡強♀O你☉ goo‧﹂gl/ClgFem